足球被制裁,这些国家也曾被FIFA和所在洲足联重罚

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冲突不可避免地影响了两国足球运动的发展。乌克兰足球超级联赛被迫停摆。俄罗斯则遭遇欧足联和国际足联的重磅罚单——俄罗斯国家队被踢出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附加赛;俄超的欧战独苗莫斯科斯巴达也被踢出了欧战。

说起跟俄罗斯同病相怜的例子,球迷们一定会想起南斯拉夫队。他们曾经被誉为欧洲巴西,也因为国内问题,国家队被禁止参加1992年瑞典欧洲杯,成就了那届欧洲杯的丹麦童话。

1992年欧洲杯决赛,丹麦2-0德国

此后的1994年美国世界杯和1996年英格兰欧洲杯,被禁赛的南斯拉夫也无法参加。直到1998年法国世界杯,解禁的南斯拉夫才出现在世界大赛的舞台。

除了俄罗斯、南斯拉夫之外,世界足球史上还有两例因为“政治”因素被制裁的例子。这两个国家分布是以色列和南非。

以色列——因为阿以恩怨被踢出亚足联

欧足联对俄罗斯、南斯拉夫开出的罚单主要是禁赛。亚足联曾经做过将一个成员国——以色列踢出亚足联的举动。

从世界地图上来看,以色列全境位于亚洲西部的迦南地区,是一个实打实的亚洲国家。以色列国家队于1954年加入了亚足联,成为了亚足联的一员。作为亚足联一员的以色列队,参加了1956年、1960年、1964年和1968年四届亚洲杯比赛。前两届亚洲杯,以色列拿到了亚军。1964年,以色列在本土举办的亚洲杯比赛夺魁,夺得了国家队史上第一座,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座冠军奖杯。

1970年墨西哥世界杯,以色列以亚洲球队参加了这届大赛。本届大赛,以色列同北欧劲旅瑞典、以及意大利、乌拉圭两支世界杯冠军球队同组。虽然以色列没有最终小组出线,但他们逼平瑞典和意大利的战绩足以让他们骄傲。

这支在亚洲杯、世界杯赛场表现出色的亚洲球队,却成为了国家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因为以色列自成立伊始,就与周边的阿拉伯国家矛盾重重。尤其是圣城耶路撒冷的归属问题,更是让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剑拔弩张。

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爆发。以色列用6天时间击败了埃及-叙利亚联军,占有了叙利亚的戈兰高地(至今依然被以色列占领)和埃及的西奈半岛(已归还)。战争直接激化了矛盾。

1974年,科威特足协提出了将以色列踢出亚足联的方案,并得到了阿拉伯国家的一致支持。在阿拉伯世界的压力下,亚足联就以色列的地位的问题进行投票。最终,驱逐以色列的票数以17票对6票(弃权)和13票(反对)微弱优势胜出。以色列被亚足联驱逐。

以色列虽然被亚足联除名,却没有被国际足联除名。因此,以色列只能参加国际足联组织的其它大洲赛区预选赛的方式,竞争世界杯的席位。有意思的是,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预选赛,以色列竟然以大洋洲球队身份参加。

直到1994年,以色列被欧足联接纳,成为了欧足联的一员。从此,结束了漂泊生涯。去年夏天欧洲杯预选赛附加赛,广州城(前广州富力)前外援扎哈维和萨巴所带领的以色列在半决赛点球大战不敌苏格兰,无缘欧洲杯。这是以色列距离欧洲杯最近的一次。

南非:因为种族隔离政策被全球禁赛

2010年6月到7月,南非成为了第一个举办世界杯的非洲国家。你可知道,南非也曾经因为其国内的种族隔离政策,被国际足联禁赛时间最长的球队。

这一切都要从南非的建立说起。南非最早的土著居民是从非洲中部迁移至此的班图人、恩古尼人等诸多部落。部落之间虽然互有战争,但总体上与世隔绝,彼此之间还能保持相安无事的格局。

直到大航海时代的到来,南非与世隔绝的状态被打破。其中,最早在这里殖民的是荷兰殖民者。他们鼓励荷兰人和周边被宗教迫害的新教徒移民南非,几代白人融合形成了新的民族——布尔人。布尔一词来自荷兰语Boer,即农民。

后来,英国通过三次英荷战争,击败荷兰夺得了南非南部的统治权。20世纪初,英国走向衰落,为了维持殖民霸权,英国给予了南非自治地位。英国移民后裔和布尔人为了对抗南非土著,达成妥协,组成南非白人占据了南非政坛。

二战后,南非更是全面推行种族隔离政策。1958年,南非加入了国际足联,成为了国际足联的一员。然而,南非加入国际足联不久,就因为国内的种族隔离政策于国际足联《无歧视公平规章》相抵触。为此,国际足联于1961年宣布暂停南非的国际足联会员国资格。除了国际足联之外,南非所在的非足联也终止了南非的会员资格。

曾经在南非街头到处可见的“白人专用”标牌

即便这样,南非白人政府不仅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推行种族隔离政策。1976年,感觉自己遭到无视的国际足联宣布将南非驱逐出国际足联大家庭。至此,南非足球远离了世界足球舞台的中心。

直到1990年,内外交困的南非不得不释放曼德拉,废除种族隔离制度。以多元化出现在世界足球舞台的南非才逐渐被国际足联和非足联所接纳。南非结束了长达30多年的全球禁赛。

1992年曼德拉与南非总统德克勒克在达沃斯握手,标志着种族隔离制度已走到尽头,南非重回世界足球舞台

1992年7月,第一支由不同肤色、种族组成南非队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对手——喀麦隆。此役,南非1-0击败对手,赢得了阔别国际赛场30多年来的首胜。此后,南非使用了当地土著语恩古尼语 Bafana”(巴法纳),即小伙子、小男孩作为球队的官方绰号。

2010年,实现种族和解的南非第一次举办世界杯的足球城体育场

重回国际足球舞台的南非队在非洲杯赛场上战绩辉煌,参加了1998年法国世界杯、2002年韩日世界杯以及2010年本土举办的世界杯的决赛圈。然而,南非三次参加世界杯比赛,却从未从小组赛突围。2010年世界杯,南非成为了第一支,也是目前为止唯一一支没有从小组出线的东道主。

(探戈狂舞)

专题:俄罗斯足球遭遇制裁,被全球禁赛